渡輪

如果要講渡輪, 油麻地小輪對我來說才是 relevant的主題。但我突然發現, 我沒有相關的照片, 畢竟用DC做’記錄’不是八十年代的事情。只能挪用天星的照片了。

對渡輪的初次印象, 應該是小一二吧, 跟媽媽上班。由於是放假, 媽媽不用趕在七八點就回到學校, 她選擇帶我乘68x由屯門到佐敦道碼頭, 再乘渡輪往灣仔, 再轉小巴往司徒拔道校舍。印象最深刻的, 是在上船前買了個熱哄哄的餐蛋治, 上船後我坐在船頭, 一邊吃著好好好味的餐蛋治, 一邊看著海鷗 (hmm, 當時維港還有鷗/鷹), 時不時就伸頭出船外看看下層的汽車, 吹吹海風。

及後, 父親工作關係要管理一個長洲的渡假營地, 讓我有機會去久不久去長洲走走。從屯門去長洲, 真的是翻山過海的距離。我們可以乘車到荃灣換地鐵往中環, 也可以乘68A到深水埗碼頭乘船到中環, 亦可以往屯門碼頭乘飛翔船往中環, 再換乘駛往長洲的渡輪。

此外, 以往我家每個星期天都會去外婆在愛民邨的家吃晚飯, 走的時候就搭的士到佐敦道碼頭轉68x, 十年如一日; 年紀更小時還沒有開通68x, 就到大角咀碼頭換乘 66, 到屯門新發邨再換62號線回家。有一次因為我在發脾氣, 爸媽在大角咀碼頭說要掉低我俾乞丐, 那次我哭個半死。

以往的香港, 除了地鐵站與火車站外, 碼頭也是重要的交通接駁點。家陣? 佐敦、深水埗、大角咀碼頭沒有啦, 油麻地小輪也成歷史名詞了。

————————-

天星小輪對我來說, 最小是兒時, 是旅客才會乘的; 而它所連接的尖沙咀及中環, 也意味著另一個階級。

小時候乘天星給我的印象是, 有很多外國人, 很擔心在中環會蕩失路, 很擔心自己做錯了甚麼讓爸媽丟臉。媽媽在尖沙咀天星碼頭給我買的零食不是五蚊份的餐蛋治, 而是不知有多貴的曲奇餅 (這家Ms Fields, 家陣就開到四圍都係啦)。老實說, 兒時真的不太喜歡乘天星, 好像很 high class, 又沒有車看。

至於皇后碼頭, 則是第一次去遊船河上船的地方……..對於這個屯門仔來說, 那次船河活動只不過是再一次提醒我的階級位置。

政府快刀暫亂麻, 好很仆街, 我諗嘢九唔搭八, 也是個撚樣。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十二月 20, 2006.

2 回應 to “渡輪”

  1. 反之,我常常乘榙天星,因為爸爸在尖咀工作。媽媽也很喜歡買Mrs. Fields曲奇餅,我和弟弟分享,學會分辨white chocolate, milk與不同果仁的叫法。我們還會買魚旦,買阿波羅雪糕,和看看覺得很貴的j字頭皮革。

    開心不開心,我都喜歡坐天星小輪過海。

    可是,我們都知道,這次著眼點不只是單一事件。我們要看得更宏觀。我相信你會同意的,無論,我們的記憶是否在天星。

  2. Miss, 故事沒有講完。在綠豆工作後, 我有一段時間從上環踩單車到天星, 過海再踩單車到佐敦/旺角轉小巴……那段日子很短, 沒有一年, 但是我跟天星最親密的日子。

    事件的影響已很明顯, 能量已擴散開去。令我有點鬱悶的是, 討論沒有變得更立體, 所以有點酸溜溜的寫篇無謂嘢。

    在事件中不停的想起林達在他/她講美國歷史的書中, 不斷重覆古典保守主義對美國憲政的影響。當然, 當年的保守主義與今天的保守主義, 又是兩碼子的事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