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位

今日跟個隔代朋友去與一個愛國商人家族傾偈, 本來要分享內地環境運動的情況, 席間卻聊起天星來。

隔代朋友本身是老左派, 但怪雞的他當晚有去參與保衛天星, 年過五十仍冒雨站至凌晨。席上他批評, 民主派政棍當晚現身雖有抽水之嫌, 但健仔左派卻鬼影都無隻, 完全同社會脫節。愛國商人反擊指一眾"後生"唔跟遊戲規則玩, 無道理; 更甚是活動背後有幕後黑手, 讓反對政治勢力有機可乘, 將壓力轉向特區政府、影響施政。我O哂咀。

事先聲明, 這個愛國商人家族, 在分分鐘幾十萬上落下仍撥冗聽小弟狗吹大陸環境問題, 足見他們心仍未冷。但我著實很難想像到, 有些人看來對社會的認識真的 out 到離哂大譜。

所謂不按遊戲規則玩, 事關’滋事者’對遊戲規則的合法性及正當性早有質疑。至於’幕後黑手’、’政治操縱’的指控, 若不是他們低估了參加者的’主觀能動性’及’政治智慧’, 則必然是他們的 mind-set 仍然相當土共。退一萬步講, 社會上不同利益團體的博奕本就正常不過, 講政治操控, 還有特首選舉更明目張瞻的嗎? 如果左派認清"敵對勢力"可能會將此事件變為政治籌碼, 更加應該主動出擊, 搶奪話語權。

————————

早前曾撰文概嘆部份民主派固步自封, 其實左派、土共何嘗不是?

當內地不少有識之士在推動維權、制度改革, 當大陸媒體在大談公民社會、公共利益, 號稱愛國愛港者卻擔心保衛天星者有政治目的……….這是甚麼年代?

特區成立十年, 解殖工程由天星開始。左派常指香港人要處理身份認同, 其實他們亦然。香港既有天星、皇后碼頭、域多利監獄的殖民遺跡, 亦有新華社、僑冠大廈、五校等反殖堡壘, 當然還有三民主義、十四K、調景嶺的中華民國故事。

保育議題的興起正正考驗我們如何處理香港一百五十年的殖民歷史, 左派也許覺得全盤稱許難以說得下去, 但特區政府打著"經濟發展"的旗號把所有記憶一手抺去卻肯定不是正途。我們必須緊記, 殖民地陪養出來的文官系統是沒有歷史的一幫無脊椎動物。

我相當期待左派積極投入觀塘、北角、土瓜灣的保育運動, 夢想他們會重新書寫省港大罷工、國粹派與學聯的一段情、工聯會以至五校的歷史, 為香港的解殖工程補上不可缺位的一章。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十二月 22, 2006.

2 回應 to “缺位”

  1. sunfai兄,最近我在gigcities处的blog很难及时更新,如有意可看nickwong2.blogspot.com的那个。因看到有从你这链去的访客,所以过来说一声。 王宁

  2. 王宁兄, 已作出修改, 謝謝提醒。

    祝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