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聚

BC最近在舉行一個關於 Kubrick回顧展, 出了本。書本身是沒甚麼看頭的, 但看在它照片和排版出色, 忍不住又買了本收藏一下。

第一次真正的接觸Kubrick的戲, 是上大學時唸一科叫Media, Sex & Violence (這樣的課題、我豈能錯過吖 :P)的選修科時, 導師播"Clockwork Orange" 給我們看。看完, 嚇到心都震, 差不多有種 cultural shock 的感覺。當時也不為意這部戲是Kubrick拍的, 也不知道有個導演叫Kubrick…….. 後來慢慢的道聽途說知道有這麼一個導演, 也沒有特別上心。

到Final Year, 諗住讀個頹頹地的ELT英文課, 就選了English Through Films, 和兩個朋友做 project 時竟然走去看Kubrick的電影系列, 竟然就這樣著迷了。

我們走到 UC Lib, 從"Dr Strangelove" 開始, “2001: A Space Odyssey", “Clockwork Orange", “Shinning", “Full Metal Jacket", “Eyes Wide Shut", 有時看到睡了覺, 有時看到目不轉睛。我們上網、找書, 才知道他超愛用 Steady Camera (就是現在英超直播在角球旗附近, 影球員擲界外球或斬角球那種鏡頭), 發現他在"2001″中的原野境像是人造佈境, 驚覺"Eyes Wide Shut"中的紐約原來是英國的攝影棚, 因為老人家已三十年沒有去過美國。後來我又看了"Paths of Glory", 喜歡得不得了; 畢業了, 再找來"Lolita"和"Barry Lyndon", 反而沒有大學時看那幾套那麼的熱愛。

我特別為Kubrick對人性的反思而著迷, 他的故事總像鏡子一樣反照著人性之善惡; 還有他鏡頭運用, 在剛接觸場面調度時、侯孝賢場的靜和Kubrick的動對我有很大的impact。 我一次又一次被他的Steady Cam 所迷住, “Shining"中的迷官、"Clockwork Orange"的唱片店…… 他的配樂當然是絕, 他為"藍色多瑙河"及其它許許多多的音樂付予了更多意義, 可惜無乜修養、get不多太多東西。

我久不久, 總會挑一套他的電影來看看, 既回味大學時的那鼓衝勁, 也算是讓自己輕輕的放兩小時的假期。

—————

這幾天, 跟不同的朋友聚了一下頭。

作天的活動, 見到以往社團裏的’小伙子們’已能充撐場面, 確有老懷安慰之感。跟一些’叔伯’攀談了兩句, 驚覺很土共的土共想搞’環保 campaign’, 真的有點擔心……. 一方面感到有勢力蠢蠢欲動, 一方面又擔心環境運動會像其它運動一樣迫不得而的分成兩派。哎, 暗湧。

同事嘛, 雖然是每天見, 但週末去大大老板家又是另一回事。大家無無聊聊的吹吹水, 吃東西, 累了就睡過午覺, 寫意死了。 如果這就是生活的全部, 豈不美哉?

有一晚跟中學同學聚, 言談甚歡。但大家生活的際遇不同, 很多價值也不一樣了。畢竟, 現在已不只是考試升學那麼簡單, 開始感覺到有些東西, 不說也罷, 說了也不明白、或者是搵交嗌。或許不要大圍囉, 找一兩個比較談得來的見面, 可能更順心。

“在匆匆趕又匆匆追 永遠不說後退, 讓身邊生活苦相迫 競爭令人累"

~《那天再重聚》, 區瑞強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一月 15, 200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