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不

福爾摩沙由於以前有海禁, 所以人民以前跟大海都很疏離。以前看龍應台的文章看到這歷史, 已覺得很感慨, 今天聽台灣朋友親身說法, 那種荒謬感更是深刻。

如果你有跟台灣人接觸過, 都會覺得他們跟土地的感情特別深、對自己的家園/國家的有份沉重的悲情。這兩天我離開了台北, 走到台中、台南, 雖然台灣朋友還是繼續這樣的悲情、沉重, 但我多麼想告訴他們, 其實他們已走離了灰暗的日子, 走得那麼輕盈、那麼的令人羨慕。

昨天到台中, 跟一個農民自助協會的朋友見面, 聽他們說反對興建科學園區的經驗和困難。由於外郊的困境, 他們特別喜歡國際友人……… 其實我們這種飛來飛去的動物, 哪會知道的比他們多? 反而, 我聽著他們在一幫農夫把問題談得頭頭是道、有節有理, 才真正令人敬佩。美國的前輩問我能否想像中國的農民有這樣的素質、能這樣的組織起來, 我說這個是我們努力的方向就是了。

晚上到台南的社區大學, 聽一個老師談台南以往做廢五金帶來的污染。歷史的重覆真的令人很振憾, 今天發生在貴嶼的事前, 原來在台南的二仁溪也發生了二三十年。令人特別感動的是, 這位王老師關注了這問題超過十年,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反覆調查、追踪、教育、抗爭; 還有一位前廢五金的從業員許會長, 他是大學化學畢業的, 後來覺得這行業太污染, 加入了環保運動, 每天就在組織漁民、公眾關注這事情。今天, 同樣的污染還在大陸繼續發生, 不知何時我們才能像王老師、許會長那樣開始談 clean-up。

上一次到台灣時, 覺得很多運保運動裏的人也很 local、甚至很討厭大陸, 這次又有了另外的感覺。確實, 他們是很 local, 但正正是這種對本土的熱情及承擔, 才讓他們能在基層做了那麼多的紥根工作, 這些工作成效不是綠豆這種團體所能辦到的。如果這種基層充權的工作不是比綠豆這種高層面的遊說更重要的話, 也肯定是一樣的重要。

至於對大陸的想法, 老一輩可能很難改, 但新一批的學者、activists好像有點鬆動。我特別意外的是, 這一次的交流裏已不下一次有朋友跟我說, 覺得台商對大陸的環境問題有很大責任, 他們雖然知道不知讓怎做、還是很希望能出一分力; 另外, 他們在台灣實踐的監督形式、公眾參與等方法, 實在有很多可借鏡的地方。我非常希望有一天, 他們真的找到一種工作的策略, 能把他們在台灣實踐的經驗拿到大陸去分享。

果然, 這次福爾摩沙之旅就是有很多偶然。雖然今天差點給同伴把我丟在一個廟外, 我還是很希望未來幾天能繼續有些刺激。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一月 22, 2007.

6 回應 to “沉重不”

  1. 也不一定綠豆不能做,只是要看怎樣支持在地團體才是最有效和最安全。其實,不少台灣團體都去過大陸做交流,只是國情不同,很難直接拿來借鏡。也許我必須做的,就是創造有利條件。

  2. Edward,台南那位是黃煥彰老師,不是王老師喔。
    他經營的網站如下 http://www.ewho.idv.tw/

    還有花妹的老公,邱毓斌的blog則如下
    http://blog.roodo.com/wobblies/

  3. 黃跟王在廣東話裏同音, 我經常會搞錯。

    慚愧!

  4. 那會長也不是許會長啊,是蘇會長。

  5. 謝謝提點…… 普通話/國語/北京話還是要好好練習才行。

  6. I thought it was going to be some boring old post, but it really compensated for my time. I will post a link to this page on my blog. I am confident my visitors will locate that extremely usefu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