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布衣 - 古箏合上《中國女工–新興打工階級的呼喚》, 我陷入沉思。

女工的在多重壓迫下的痛楚, 是作者潘毅完成該研究的重要動力。潘在回顧自己的研究歷程的時候, 坦誠地交待了自己的猶豫、爭扎及錯位, 但正正是她這種不斷的自省, 才讓這研究更有血有肉、打動人心。

這幾天, 我有機會再審視自己在做的工作。終於看完了買了很久的《生態危機與資本主義》。作者的論述, 再一次讓我相信環境問題和資本主義密不可分。那, 究竟我以往的項目工作有沒有意覺這一問題? 我及組織所提倡的解決辦法是直面資本主義的核心? 還只是小修小補甚或進一步鞏固資本力量? 我們今天在做的, 是走向生態主義的重要步驟, 還是只是步入所謂’可持續(經濟)發展’的陷阱的前奏?

在PK的工作坊上, 我想不少同事都會認同對字頭來說, 是時候再想想我們的所應扮演的角色和定位。我認為以字頭所有的資源及名氣, 實在有進一步推迫權力底線的可能。如果政治是妥協的藝術的話, 那我希望這亦意味著權力精英的妥協。

當然, 在錯綜複雜、光怪陸離的環境裏, 如何避免泥足深陷、迷失方向雖然困難, 卻是至關重要。

————-

誤大誤撞下, 跟了大老爺去酒巴聽拉闊音樂, 竟然是燕窩點名推介的布衣樂隊。來自西北的音樂, 那種高亢、冷靜, 叫我這種牛皮燈籠也有點動心。

究竟一個(男)人遠離家園, 是否就要靠酒精及飲食來調和, 我搞不清。我只記得, 月光燈光目光、歌聲人聲小便聲、煙味廁味香水味, 都由於我喝了點啤酒就偷入了我的夢, 並竟斗膽的自導自演……

以為離開長住地就等於有 another life, 不過是誤以為生活是可以被割成斷裂的片斷的一種迷思。夢醒過後, 記緊要拖著拉杆箱去趕飛機。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三月 10, 2007.

4 回應 to “迷失”

  1. […] 其實,我對布衣幾乎一無所知。只是,我雖只聽過他們一首歌曲, 但仍足以令我猜想他們是值得繼續追尋的樂隊。於是,我便委託一位和平使者到京城時,幫我找尋他們的唱片。 […]

  2. 「步入所謂’可持續(經濟)發展’的陷阱的前奏」:啊!這也是我想過的問題…

  3. 塵歸塵,土歸土,是自然定律!慢慢發現這種道理…

  4. YIN: 那想得怎麼樣?

    Kevin: 我想…… 知道繼續下去的justification 囉…… 雖然是在妄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