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e

昨日, 一條友看了《氣候》(“Climates“)。

友人都以為這部戲是談氣候變化, 我買票時只知道該片好像拿了些重要的獎項, 誤打誤撞下就走了去看。電影開場後好一陣子, 才知道是土耳其的一部電影。電影語言其實運用得很不錯, 尤其是鏡頭焦點的轉換、透過畫外音來做轉接等手法, 是我這種看慣港產片的人所少見的。

由於太攰, 中間少不免睡了一陣子。 一男二女的拉扯, 自私的計算自然令人不禁反思自身。 最令人難忘的一幕是男主角一個大意的 slip of the tongue, 透露了他其實不是真心的想找回女友。 導演及女主角在幾個鏡頭來回就把這細如針的心思反映得一清二楚, 實在很高。

—————–

三年前我覺得, 氣候變化是一個太難做的項目了。今天當每期《經濟學人》都在談氣候變化時, 我也覺得這項目太難做了。

三年前的難做, 在於如何說服其他人問題真的在發生, 我們必須行動了。今天的難做在於, 當氣候變暖變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專家報告、精算方程式、股市指標、期貨以至於可買賣的概念時, 我不禁要問, 這十年相關的環境運動是否變了質? 當我們高舉市場運作機制作為解決氣候變化帶來的問題, 讓政經、科學專家壟斷整個相關的討論, 那綠色環動除了推動一些技術性的所謂解決方案外, 我們還衝擊了甚麼?

當然, 站在一個抽離的角度去批評是一回事; 當我真的開始要參與到這項目時, 又是一回事。我只能在此寫下這篇文章, 並於數年後檢視自己又做了些甚麼咁大不了。今天, 我重新檢起了大老爺早兩年介紹我看的一篇文章, 算是一個開始吧:

The Death of Environmentalism: Global Warming Politics in a Post-Environmental World, by Michael Shellenberger and Ted Nordhaus.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四月 6, 2007.

4 回應 to “climate”

  1. 當風雲幻變,天氣驟冷驟熱,氣候反常,我就相信《明日之後》,其實為時不遠…

  2. (ah ya, 爭唔到梳化 :-p)

    當我們想每個人都談論這個題目的時候, 就難免要把它世俗化、功利化,讓它容易讓人親近。你這個是很好的提醒 – 叫人覺得題目容易親近後, 我們想到達的彼岸究竟是什麼樣子﹖工作是叫人知道,但叫人知道以後又如何﹖

    那天某機構高層跟我說,媒體只是ngo工作的一部份,不是工作的全部。不諱言我覺得有時我工作的項目有點本沒倒置,哈,好像大家在工作然後justify我職位的存在。Where is the rest?

    Good thoughts…

  3. 經過怒江一役,所謂環保運動在我眼中已不再是最大,activists只是整個stakeholders(持分者)博奕裡的其中一個位置而已。ngo本身的位置是有局限,ngo之外的持分者,從河裡一些看不到的魚、受影響村民、媒體,到一些可能連想也未想過牽涉其中的機關,原來都在互相角力(博奕)的大圖畫內。所以,我為何當初要提出中國水資源管理的『九珠連環圖』,就是這個意思。氣候變化,何嘗不是同樣的道理?

  4. 肥醫生:
    你先知先覺:)。不用說明日, 今天已在發生ing。

    Missy:
    下次再爭過:P
    唔, 我抽空咁問自然容易些……. 我都唔知該點走。上面 post 果邊英文文章就有提到, 美國保守勢力過去十多年最利害的, 就是概括了一個簡單易明的世界觀, 將美國甚至世界政個政治氣候往右移。
    環境政治, 也是要溝通這個彼岸。

    凱文:
    確實, 以為有一個’環境’要環保份子去保護, 以為這就是我們的圈子, 是畫地為牢, 固步自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