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nation

我記得在面試小頭目時, 老爺曾’告誡’我, 小心將所有時間資源全放在"管理"上, 而忽略了砍拼本身。

早兩個星期, 自己開車帶教授學生記者去看電子垃圾場, 無諗過OT與否的問題; 早兩日, 在蒙著上層的情況, 帶了五六個同事到深圳幫忙偷運一些環境樣本回港, 在羅湖口岸跑來跑去, 把百多個樣本搬回辦公室, 搞到一身汗臭, 還割傷手指……. 但正如在電車上跟同事說, 我真的很享受這些工作。

作為環保團體, 綠豆的工作真的是跟環境很疏離。以往做毒物組, 一年總有兩三篇要跑到污染的現場, 印證"bearing witness"的信念, 讓自己知道問題真的不是紙上談兵; 但比起每天在外面跑的環保工作者, 我們在室內、在電腦面前的時間始終還是多得有點過份。

做了小頭目後, 不單沒有時間落 field, 連砌砍拼的時間心力也小得可憐………. 所以, 夠了! 我的 post, 是既要 campaign, 也要 management, 不能只做一樣呀!

—————-

環境問題, 本身就是人類與自己所身處的環境的一個疏離問題。我們自大得以為自己能偷天換日、能代替上帝, 最後搞得焦頭爛額。

記得第一次接觸疏離的這個字時, 是大學一年班。也許是差不多這時間吧, 深秋, 在捧著葛蘭西、列寧等的文章囫圇吞棗的吞呀吞, 加上入了大學的不適應, 便在"Sound of Silence"的背景音樂下在慨嘆"呢個世界唔應該係咁!"。

馬克思的所謂疏離, 是指在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下, 生產力與生產工具被資本所分別擁有, 勞動成果從勞動者中被分割開去, 做成疏離。佛洛姆更進一步, 將心理分析與馬克思主義來個 mix and match, 把現代人的心理問題放到更濶大的社會 context 中去分析, 強調資本主義的邏輯是社會、以至個人不健全的根源, 在批判學派中異軍突起, 指向了一個和耶穌基督、佛陀思想暗合的理想國。

確實, 我們不斷的在跟自己疏離………. 我們把身體都交出去了; 我們現在要 kill time 而不是 save time; 我們一方面要循規蹈矩的工作, 一方面要放盪的玩樂; 我們連自己喝的水、吃的食物都交予了跨國企業來處理。

很多年前, 有個朋友’警惕’我不要變成泛道德………… 我突然很懷念, 大家都相信道德、都堅信有末世審判/萬刦輪迴的世代。 看見自己一方面在賺環保的錢, 一方面在抽箊開車, 倒不用四處尋找疏離的例證了。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十一月 8, 200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