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三道四

laketols3jpg.jpg當你以為只是去開另一個關於環境的會議, 而發覺外出食飯有警車開路時, 那種感覺真的超現實得可以。

都唔係第一次, 一大班人坐在舒適的冷氣房內, 大談中國的環境危機……… 還要自己盛讚自己的議論有多有建設性、空泛的結論還想成為政策建議。更不要說那些發言當中, 百份之八十是來自於老外, 而那些芝麻小官的中文發言卻是官腔得讓人想打他十頓。

我不要批評甚麼吧, 反正我想與會者不是也跟我一樣, 是想建立些關係, 想從工作溜開幾天, 想享受一下美麗的校園美景而已。能有幾個有創見的觀點聽到, 交到幾位好朋友, 跟個漂亮的女生聊聊天, 靜靜的在陽光下抽根煙, 算是不枉此行啦。

有趣的反而是, 晚宴時聽著四五個四五十歲的大陸男人, 在聊政治發展、人事更替, 還有懷勉以前學"政治經濟學"(即馬克思主義吧)的好日子………. 我坐在旁邊一邊努力吃鮑魚, 一邊聽得津津有味, 還把那些擺官腔的老男人搞得很開心。呵呵呵, 拍馬屁也要拍得對才行。

————

書, 還未看完, 但已經感受到作者的那份誠意。

當初對"新疆"(或稱東土??)有興趣, 是開始於在看中央文件時總發覺除了省、直轄市以外, 文件的抬頭總要包括"新疆生產建設兵團“, 後來問同事, 才知道那個是跟自治政府平衡的單位……….. 說穿了, 就是殖民的部隊嘛。(後來看這書才知道, 原來是收編了國民黨的部隊…….. 呢 d 就真係吳三桂喇!)

當我連廣州都了解不了時, 當看《盲山》時都被那農村的野蠻所嚇怕時, 當然西北部對我來說太遙遠太遙遠了。

上大學那一年我參加了那個愛國主義教育西藏團, 在羊卓雍湖旁一班傻B在拍照在踢羊咩屎時, 有個藏民走過來跟我要錢, 跟我說大家都是"中國人嘛"。從那時開始, 我知道不論是藏區或者是疆區, 問題遠比中央電視台的"民族舞蹈"要複雜千萬倍。

中國, 大嘛, 總有它的國情, 只是屁股坐在不同地方, 國情又不同了。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十一月 16, 200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