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度

今朝聽電台節目, 評論中大學生會在畢業禮上的示威, 嬲到要熄機。

我真係唔明, 咩叫表達意見之餘又要’尊重’大會……….. 示威抗議, by definition 就係要製造衝突、張力, 將問題變得非黑即白, 引起辯論, 帶出信息。要學生會示威’成熟、理性’, 究竟係咩意思? 唔通連示威都要’被和諧掉’?

最仆街的是, 沒有人有興趣討論, 所謂榮譽法學博士, 大學是如何頒發的? 校園民主在這件事上如何被犧牲掉? 董建華究竟在香港的發展過程中扮演了甚麼角色…….

香港社會, 尤其是媒體, 對大學生總是有種欺齡的情義結, 大學生做甚麼都不行, 我不明白他們為甚麼看不見自己的樑木, 卻總是看到新一代的刺。

我真想問一句, 要是當年的大學生、今日的掌權者真的他媽的咁勁, 香港為甚麼還是今日的這個樣子?!

—————-

昨晚開心的開車回家, 在聽《自由風》, 講到曾德成及陳太的風波, 又係怪怪的。

吳志森話, 曾德成’抽返’殖民地的歷史出來講, 很危險, 每個人都有過去的歷史, 在回歸後的今天還有沒有必要翻舊賑?

我同意是很’危險’, 也不認為曾德成的講話特有新意, 但我認為這反而是要大家都要面對的一個結。殖民經驗, 如何解讀及疏理, 是非殖化過程中重要的一步。不論是殖民政府裏的官員, 還是新中陣營, 還是社會運人士, 甚至每一個市民, 都必需正視他們的過去。

陳太有陳太的’助紂為虐’的經驗, 左派有周街放炸彈的問題, 有人對殖民地有留戀, 有人對新中國抱希望……….. so what?

如果說"不想記起, 未敢忘記"是那麼重要的話, 如果香港民主派認為我們不應忘記八九民運的話, 那我覺得, 對殖民經驗, 也應該捧著同一把尺去審視它。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十二月 7, 2007.

6 回應 to “尺度”

  1. 先來問好。

    或者有點睇化——正確的說,是一早預料好了——對此事的討論大抵猜得個模樣來,所以覺今天輿論皆是意料之內。半開玩笑的說,舉額的儀式太激烈嗎,不如真的改一班人襟懸小小的紅絲帶,讓電視台和報紙攝記沒精采畫面可攝。當然,若校警來問個詳細,或也有另一場好戲的。

    正題是,大家都來不及提取楊光或李光耀帶來的記憶,反對陣營和大學也無力打輿論戰,結果又是打突擊,眾人指東罵西一輪後,恐怕事件又會重演。是的,之前已有人瞎猜新的一葉甚麼時候會獲授榮譽o都士學位了。

    怕那時的討論會一如今日。確是次次都有今朝。

  2. 曾德成和陳方安生,咪似足家有喜事裡的陳淑蘭和吳君如…
    寫左少少野,得閒去瞄瞄:http://yeahayeah.blogspot.com/2007/12/sheila.html

  3. 我在想,如果另外一位阿太當選,她在議會會說甚麼呢?
    最不知所謂是要求調位,小學咩,根本不是新聞…….
    嘩,你地五餅嘢一個月呀大佬,做嘢呀唔該….
    r爆頭,點解"殖民地的歷史"如此學術問題無啦啦由一個民政局長在立法會講呢….

  4. 老套一點講,人類歷史上很少有新領導人會有氣度容納前朝菁英,單看台灣香港都是一樣,成王敗寇,改朝換代,大中至正牌匾也要拆除,什麼古蹟保育都要放兩旁。這樣的議會吵架,相比起台灣立委要用肢體阻止法案通過,實屬小巫見大巫。

  5. 我有一種奇想,如果兩岸一起拆掉一些牌匾,就愈接近統一啦

  6. hihi,我搬家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