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准

走在尖咀的街頭, 我發覺H埠最督眼督鼻的, 不是一街的煙頭, 不是踎在地上等過馬路的旅客, 不是無拉拉企在名店外排隊等入去俾錢的消費者。

最令人激心的是, 一街都係的黃底黑字警告標語, 以及無處不在的鐵馬。

自從染上惡習後, 我開始留意我們繳納的稅項, 原來用來印製大量的海報來標示禁止吸煙。我肯定, 在所有大大小小康文署管轄的公共場所, 都掛有無數條同款的橫額來提醒各位煙民不要在空曠的公園或公共地方吸煙, 請稍移玉步到人多擠逼的行人道上, 讓行人吸著那由二手香煙和汔車死氣混在一起的城市麻醉劑。慢慢發覺, 除了禁煙外, 還會有提示叫你不要踩踏草地, 不要隨地吐痰, 小心保管財物, 小心腳趾攝入扶手電梯邊…….. 究竟這是善意的忠告, 還是冷酷的行政霸權?

還有那些鐵馬, 粗暴的把空間割斷成一塊塊易於管理的空間。為甚麼噴水池要用鐵馬圍著? 因為怕有人浸親要孭鑊? 為甚麼站在文心中心外的英雄雕像要用鐵馬圍起? 是因為怕遊人攀爬跌親被傳媒追擊? 鐵馬、索帶, 令在香港警隊以外, 所有的護衛保安都可以成為人流管理專家; 而香港市民能走動的空間, 和牧場裏牧羊人把羊群牛群趕進屠房的欄柵道沒有兩樣。

所以韓農才如此令人尊敬。

——————-

一直都懶懶閒覺得睇吓民主派點死啦, 反正主動權早就不在中國南邊的這個小地方。總覺得只要北京點出了一個時間表, 那民主派的最後道德高地都會大幅流失, 出現崩盤。

即便如此, 我們都不禁要問, 為甚麼好像已沒有人再去過問為甚麼特首在向立法會遞交政改方案前, 要先向人大常委提交報告? 為甚麼要先做更易操控的’普選’特首再做立法會? 為甚麼2012雙普選就不是循序漸進, 難道走了三十年的民主化道路也不算是循序漸進? 為甚麼功能組別竟然可以叫有’民主成份’? 功能組別所代表的界別貢獻了超過百份之九十的GDP就等於他們很民主? 咁gea邏輯, 是否幾大地產商自己選自己都可以代表全港人呢?

我比較有興趣的是, 在未來一段談判的過程中, 民主派能否以"Be realistic, Demand the impossible"的氣魄拿回些許甜頭。 當然, 面對著進退失據、表現乏善可陳的民主派, 又確實沒甚麼寄望。可能更重要的是, 面對還有十年才來臨的民主化, 民間力量可以如何從自己的位置出發, 盡早大的可能去民主化建制以外的政治生活。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十二月 31, 2007.

一個回應 to “唔准”

  1. 但是,人大引基本法補充說:主動權仍在香港喎,想唉交都無得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