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移默化

要維持H埠作為"排隊之都", 其實整個會真的投入了不少資源進去。

試想想各位, 從幼兒園上廁所開始老師就教大家排隊, 一直排排排排排排到大學排校巴, 都在排, 單單是人力的投入, 肯定能抵上太平洋島國一年的國民收入總值了。

更不要忘記, 政府、管理公司為我們所設下的排隊設施。小則有各式各樣的圍欄, 或在銀行中常見的伸縮性布帶連柱狀物體; 大則有水馬, 鐵馬等。

當然不能忘記的, 還有在每一個角落都有的指示、明示、暗示。比如, 牆上的箭咀, 地上的黃線, 或是一個站牌, 一個指揮的手勢, 甚至一個眼神。

日經月累下, 我們沉澱了那種喜歡排隊、厭惡無序的潔癖。於是乎, 即使是排紅Van, 我們都要’排’; 即使在最多人的銅鑼灣, 我們都可以從那一條條人龍中理出脈絡找出自己要跟的隊; 於是, 我們連遊行示威, 都井然有序理性冷靜得有如在排隊上課室。

——————

當走下咩城的東站, 看見站內一片’荒亂’, 心裏確實有點慌。當得到消息知道有數十萬民工因鐵路停駛被困在咩城車站外, 心中更是擔憂。

我承認, 我首先擔心的是自身的安危, 擔心自己能否在東站的人流中找出同伴, 鎖定方向; 擔心因封路而引起的道路擠塞會否擔誤自己的時間。在這裏, 我毫無半點的同理心。

是因為去年, 春運時我也遇過等半小時也買不到票的焦急, 我也遇過同事們給我的警告, 讓我在這人道大災難的面前, 只顧著自身的利益。

當回到家中, 看著電視, 我開始可以’理性’的批評當局安排失誤, 可以’感性’的為露天守候著回家過年火車的民工們擔心。但我始終覺得, 每年一遇的人口大轉移怎麼來說也是個 mission impossible, 而我肯定下一次再面對春運時, 我還是會亂得手足無措, 私利先行。

在洪流中要自保, 是怎樣學來的一種’求生’技倆?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一月 30,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