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

到甚麼時候, 我們可以放開對數字的執迷?

今天聽了一個「德高望重」、直達中南海的年青學者的分享, 主要是談我國如何在廿一世界中崛起吧…….. 你又不可以說他分析沒道理; 恰恰相反, 他的Powerpoint充滿扎實的數據, 分析也合情合理, 但有 power 有 point, 卻總是讓人感覺隔了一大重。

是因為他那種特高音的普通話? 說實話, 真不明白為何大陸的男人說起普通話, 總是把嗓子拉到像唱京劇的花旦一樣, 非要高亢激昂不行。是因為他那種就民族振興在望而掩不住的自大/自卑? 在演講和答問中, 他一直以不是研究專長來推搪關於民主化、人權的提問, 但他恰恰卻是能對發改委提意見、就中國要往哪走有發言權的學者, 為甚麼他卻只著重經濟和民生議題? 是因為人在江湖, 還是真的相信生活質素不包括政治權利?

話說回來, 看著他把各種統計年鑑、國外國內數字撚來撚去, 指揮若定; 熟讀政治口號話語, 為我國未來數十年定下一個又一個的發展指標數字, 又怎不令人為香港政客的膚淺而汗顏。當然, 我始終斗膽認為, 社會發展應該不是簡單得就那麼一串指標吧。

——————

對媒體的又愛又恨, 確實是無已復加。

這邊廂屎弗撞棍下, 機構活動得到不錯的媒體報導; 那邊廂卻越發覺得一味遷就媒體生態, 不是長遠之計。打媒體戰, 我們能強得過坐擁大量公關的政府與商業機構? 觀乎環保局請了個新聞處出身的AO做局長, 就媒體策略無所不用其極, 要不四點半先出新聞稿, 要不就年廿九跟你說焚化爐要建, 總之就是要求媒體過關、政治過關。

遠一點的, 看看美國總統大選。經驗、能力無法量度, 選民感受不到, 公關形像才是至關重要。我對Billary皇朝沒有好感, 但那位Obama先生如果只憑上鏡靚仔就可以治國, 那劉華還等甚麼呢?

編輯、記者們每天去決定甚麼是新聞、甚麼不是, 可能就那麼幾十分鐘的事, 他們連新聞稿去看懂的時間也沒有, 更何況要他們去了解事件背後的來龍去脈? 所以, 有甚麼辦法不是有綽頭的、玩弄數字的團體能出新聞?

但, 世界本來卻不是那麼簡單噃。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二月 20,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