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

當我還在屯門居住時, 屯門就像今天的天水圍一樣, 被媒體再現著一個又一個人間地獄般的故事。大塞車, 童黨, 失業, 色魔, you name it。 屯門在當年(也許今天還是), 就H埠的它者。沒有了它, 怎麼能影照出東方之珠的燿眼生輝?

但在我來說, 屯門、元朗、天水圍就是我成長的空間, 我和我的同學們都來自公屋居屋, 大家都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般又過又十數年。能讀書的便努力讀書, 夢想著他朝學有所成, 為家人改善生活; 讀不成的也沒有甚麼壓力, 便在那廣濶的天地下游盪著, 反正我們有的是地方。我們不知甚麼叫不見天日, 因為沒有那麼多的甲級寫字樓把藍天給擋住了; 我們也不懂那麼多難聽的樓盤名字, 反正身邊的不是XX邨、就是XX苑, 剩下的就是圍村了。

後來搬離了屯門, 聽說那裏都在稍稍改變了, 畢竟誰又擋得住地產商的燥動? 西鐵像一把尖刀的插進了新界西, 我唸的那家小學都給移平了。發展呀發展, 地產商在發, 生活卻被剪/輾碎了。

今天, 當我終於搬到了港島時, 卻赫然發現, 蛇口的居民在為屯門將起的焚化爐在發聲, 珠三角的中心在南沙在廣州。我在H埠中繞了大半個圈, 卻和’大潮’背道而馳了。老媽昨天跟我說梁文道(!)在明報上感嘆香港文化空間窒息, 我心中不禁偷用了句老爺的quote, 在想誰還以為這裏是東方之珠, 真的是 colonial hangover 了。

連在公眾地方是坐或企都要管的城市, 還能有甚麼指望?

—————-

用金錢, 我買了一個私人空間。打日本仔時話用空間換時間, 確實有點門路。

現在, 生活需要基本上在兩公里範圍內就搞定了, 要甚麼有甚麼。從換鎖到洗衣到飲食到酒吧到書店到電子用品到咖啡廳, 也不過是十五分鐘內的步行距離。我有點覺得, 自己活在世界的中心。

問題是, 當有了私人空間, 而交通或生活所需的時間又壓縮了那麼多時, ‘多出來’的鐘數, 卻要好好安排如何善用。我們就是不能享受閒暇, 就是覺得要 kill time, 這不是城市人的狂躁抑鬱是甚麼?

這種社區能存在於這種地段, 也許某程度上也反映了官商勾結體制那delay了的小錯誤吧。地產商已踏了大半隻腳進區內, 且看我又能偷生多久。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三月 9,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