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路

銀河映像, 難以想像“。

不少論者都將銀河映像中杜琪峯的實驗作品, 視作為他們團隊為後九七香港人所編的政治寓言。如果《非常突然》的陷家富貴宣告著香港專業精神的衰亡, 《大隻佬》預示了十年董禍的命運, 哪《文雀》中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指涉又該當如何理解?

如果將《文雀》放回《槍火》《PTU》的脈絡中去看, 那某程度上《文雀》中的團隊既能’逃出生天’、卻沒有陷入《槍火》中的那個難解的困局; 《文雀》中的團隊是在’理性選擇’下去挑起了一個Mission, 卻不是《PTU》的警察般靠運氣、靠隱上瞞下來完成任務。《文雀》,難得的輕鬆愉快。

一隻自來雀, 一個自來的北方女人, 可以為四個小偷帶來惡運, 也讓四個小偷做場好戲、把北方女子從老一輩的文雀中救出。如果老文雀被理解為老一輩的香港人的話, 那新一輩的香港人既要上位、更是要’放生’由林熙雷所代表的中國。盧海鵬把林熙雷禁固了起來, 和香港老一輩的左中右政棍將’中國’固定於一個out咗三十年的想像中, 有甚麼分別?

整個故事主要發生在香港島的舊區, 中環、上環、灣仔、跑馬地、天后; 也有部份鏡頭於尖沙咀、觀塘。如果只看這套戲, 好像香港沒有大型商場、私人屋苑、鐵路系統, 而只是充滿人情味的社區。四個文雀中的阿大是個充滿藝術細胞的攝影師, 穿梭於中西區的大街小巷捕捉著人文風景; 他對手下的要求是, 要有料。也許杜sir也覺得, 地產商、政棍、大型商場、XX園救不了香港, 香港人和有機的社區得以保留, 就能自救。

這次杜sir的合作伙伴, 除了向生向太外, 多了國際團隊的幫忙, 新的剪接、配樂拍檔也造就了是次相當不杜琪峯的實驗。事實上, 銀河映像過去數年的極具香港風格的電影, 在各大電影節以至內地的老翻市場都受到追捧。與周星馳投奔荷里活、陳可辛擁抱大中華及東南亞不同, 杜琪峯及其團隊紮根香港, 在過去十多年為香港電影劃下了極之重要的筆跡, 亦展現了香港的另一種可能性。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六月 19,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