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憊

我確實係陳雲的粉絲。

第一次認真的記住這個名, 應該是那年唸書時, 教授第一課給了一篇陳寫的文章, 專欄名就是「大公有私」。很酷呢。大概02-03年左右, 陳在信報寫了幾篇批評共產中文的文章, 令人印象深刻, 以後就特別留意他的東西了。

陳在新界的客家圍村長大, 他很多關於元朗、新界、民俗文風的文章, 總是令撩起了我兒時的矇矓記憶。家住屯門新市鎮, 過條馬路就是圍村, 週六週日總見到一些婆婆在路上賣白蘭花、賣新界菜、賣糕點, 她們身村深藍色的衣裳, 頭帶繫著黑布的草帽, 三五成群, 媽媽解釋說她們是客家人。

對文化、民俗始終懷緬, 對官僚、資本時刻批判, 游走於朝野、穿梭於中西、神遊於古今。陳雲, somehow告訴我們即使苟存於亂世, 也要有點骨氣。

今日畸寶新聞做了個老人家拎免費報紙去賣的’故仔’。每次在家上望見老人家拖著疲憊的身軀、曲著背、死命的推著些廢紙去賣時, 心中不禁要咀咒那系統性的回收制度將要繼續失敗。

————

飛機延誤, 只能嘆運滯。

當被困在那小小的機倉中, 不知何時才聽到起飛的宣佈, 除了發脾氣之外, 就只能將安排交予上主吧。乘飛機本來就挺累人的了, 再加上延誤幾小時, 半夜才到達目的地, 那身心的疲憊少不免又要延長數天。

可恨的是, 第二天的工作還是要做。其實, 在病假年假補假以外、應加個飛行後假期。

一個星期內, 分別在H埠及PK的飛機上虛渡光陰, 加深了我對兩城的恨意。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六月 29, 2008.

2 回應 to “疲憊”

  1. 我開始懷疑… 坐飛機危害人類健康 (認真的!)
    幾日前從美國回來… jetlag到依家都仲係死死下… 唔… 唔單止有飛行後假期… 簡直就應該補錢賠償生理創傷 =p

  2. 歡迎載譽歸來 😛

    我老板, 上星期由風車國返來, 無覺訓咗兩三日, 陰公。諗起 Fight Club 入面主角穿梭於各大機場間的失魂落魄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