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昨天鏗鏘集談性工作者, 我想起了陳果的這部戲。

當年上《榴槤飄飄》時, 那朗豪坊還沒建成, 北上尋歡還沒有那麼主流化, 旺角砵蘭街、上海街一帶還是那麼繁榮昌盛。多少次從中大乘小巴往油麻地之際, 我總在沙圈附件四處張望。

後來來了甚麼「火百合行動」, 不過是為地產商進駐旺角前洗太平地, 跟中央權貴訪問深圳前公安要掃三沙一水同出一轍。馬欖、指壓被掃離旺角, 集團便改以一樓一來營運。一雞死一雞嗚, 對政府是無眼屎乾淨盲, 對姐仔來說卻是繼續冒著歧視和生命的危險, 在夾縫中求存。在這意義底下, 我真心敬佩為性工作者爭取權益的不同團體, 沒有她們的努力, 很難想像可以在星期日的合家歡時段在大台看到這樣的一個節目。

講回部戲, 秦海璐的踢退慢鏡最為震撼, 兩三下手勢便那南來舞蹈員的身世優雅的在旺角後巷徐徐展開。電影上半部的燥動與下半部的冷靜, 為北上南下來了個厚厚的對照。如果有哪部電影深深的衝散了我對香港/中國人身份的固有想像的話, 那這部應該是其中最有意思的一部。

今天的中港關係, 與電影拍攝當時的情勢又有了很多變化, 惟資本的流動主導了人流潮流, 好像繼續是揮之不去的夢魘。去年煙花不算特別多, 今天妖孽卻一街都係。

是為十一年記。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七月 1, 2008.

一個回應 to “十一”

  1. 姐姐仔一定要團結呀,我覺得他們更要鼓起勇氣,一定要除下口罩,向時常講平衡的人們講出她們自身困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