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

我趕頭班車, 在八十年代一開始才出生。雖然沒有經歷過麥理浩年代的政制討論, 卻’見證’了殖民地撤退下的民主化過程。

年幼時, 我很受父母的政治參與所感動。不管是早上七時半上幼稚前, 我坐在窗邊的小紅膠椅, 咬著老豆烘的花生醬牛油多士, 看著他聽「新聞天地」談政制綠皮書; 還是在漆黑的球場上, 等著父母從投票站走出來。吳明欽, 當年是我幼兒中心當區區議員, 我依稀記得他曾被打, 我也曾從他手中接過學業獎, 還留有照片做記念。

當然, 區議會、市政局/區域市政局、立法局, 單議席單票制、雙議席雙票制、表例代表制, 都換了好幾輪, 全都是政治計算。我記得第一次去投票時, 投了廢票, 因為很不喜歡這社會及制度, 但那種行駛公民權利的感動, 還是有的。

我問, 一個沒有政治地位、廢了的立法會, 由行政部門來搞選舉, 而行政部門卻大力推動人去參與投票、將投票比喻為揀點心同買靚衫, 居心何在? 是像搞奧馬/殘奧般, 要搞好個show? 駛唔駛發揮殘奧精神, 全情投入垃圾會選舉? 行政部門本身就是民主化的最大阻力, 它卻叫你去投票, 我是否應合謀?

如果你覺得投票是公民責任, 有如守法及交稅一樣, 請你三思。不守法及不交稅, 是有法律成本的, 而那’責任’的前提, 本身就是這政府是有認受性的, 是經人民同意下執政的。 但投票及政治參與, 政府不能用武力來要脅你的;相反, 投票是權利, 是現代社會大家所理解的’政治權利’。政治權利若被剝奪, 當然不合理, 但行使政治權利與否, 是自身的選擇, 沒有責任不責任。尤其是, 如果政府或媒體機器告訴你, 這是責任, 那更要小心: 一個不給放權利卻只談責任的政府, 一個是非不分與權力合謀的意識型態機器。你話, where they are coming from?

按’常理’, 投票及政治參與, 是我們抗衡Corporate State有效的武器之一。但如投了一票, 然後不聞不問數年, 倒不要埋怨為甚麼社會沒有改變。今天, 我決定去投票, 投給誰都可以。

為的, 不是負甚麼責任; 為的, 只是運用僅有的公民權力, 過一個民主的自慰癮。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九月 7,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