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國慶

昨天我在旺角街頭工作, 親身感受黃金週下的旅遊熱。

是不是明顯人多了? 我不知道, 確實卓悅和莎莎人挺多; 上廁所要排隊; 路上很多普通話聽得到。

不喜歡媒體一方面炒作黃金週旅遊業是否受惠、消費有否回落之餘, 又要埋怨自由人很多、水平不高云云。

昨天在街頭簽名, 有自由行的旅客埋嚟睇埋嚟揀, 同事和志願者們努力的解釋我們在做甚麼, 自由行的朋友耐心在聽。有人留下簽名支持, 有人說會上網多了解。每一個, 都是溝通的機會。

今天坐巴士, 一家操福建話的遊客坐在前面。小女孩不停就這城市問這問那, 我希望, 她會在H埠有所得著。

————–

上週日的明報副刊, 讀到陳惜姿談毒奶粉再次令她無法愛中國。

我想, 這是一代人的借題發揮。我沒有小孩, 當然沒有切膚之痛。托母親大人的鴻福, 我也不喜歡奶類製品, 也不太擔心腎石。這可能讓我, 能夠涼薄點。

很 old school 的問, 所謂愛國是甚麼意思? 那個政權? 那面國旗? 那個文化? 誰說人就要愛國? 不愛國又為何要大書特書其背後的理由? 愛誰不愛誰, 還要告訴別人還要解釋? 是否其實我們只是抱著那個心中的’中國, 然後’放不開?

奶粉, 可以買日本的; 菜, 可以買本地的自己種………. 生活還有選擇, 若果你有錢。當我一家四口月入四千五, 深圳走私的燒味雖不知是否乾淨, 倒變成不可或缺的選擇。我們可以發老脾, 但事實(無耐與否)是, 我們卻無法把中國從生活中剔出去。那個革命黨早已爛透, 那個政權造孽已太多。問題接著是, 那怎麼辦? 除了要認識歷史, 是否也要想想如何改變歷史?

因為一些情意結而選擇不參與, 起碼對我來說, 不是太明智的抉擇。

(延伸, 南方週末繼續談國家與國民:"國家為我做了甚麼“, “我為國家做了甚麼“, “國家還能為我做甚麼“, “我還能為國家做甚麼“)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十月 2, 20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