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結

走在大馬檳城的路上, 為那時間的凝結感到神奇。

據說檳城中的華人特別多, 加上英國統治的痕跡, 這也許解釋了為甚麼景觀都麼似曾相識。英式的建築物, 廣東式的唐樓在佐治城內是滿目皆是。烈日當空下店舖半開不關, 店內或是沒有店員, 或一家大小在閒話家常, 生意如何應該不是他們最關心的事宜。廣告、商標都是舊式的設計, 叫人想起六七十年代香港殘留下來的幻想, 總覺得周慕雲和蘇麗珍就在那轉角處。

走進一街都是的餐室, 紙皮石的地板, 街磚舖成的牆身, 還有那古雅的枱椅, 掛著的精工時鐘及舊式日曆, 再加上那半咸不淡的廣東話國語福建話英文, 用他們的話就是「chum chum 講」, 滿耳椰子味。店主老少知我們是香港來的講廣東話的, 就一家幾口坐下來慢慢聊, 又請喝飲料, 熱情得讓人不好意思。

在沒計劃下去旅遊, 闖進了別人的生活當然不敢妄想能了解任何東西, 只能從那隻字片語中, 幻想著別人的生活。無論如何, 天后官那古舊的中文加上廣東大宅, 讓我希冀南洋的華人保存了在中土已失落了的東東。

——————-

沒有了工作, 生活變得很純粹。

純粹的飲茶, 純粹的郊遊, 純粹的睡覺, 純粹的拉屎。

能夠把公務放下, 冰凍並存在腦袋的深處, 不碰它一兩個星期, 是多麼的奢侈。就像白雙全所講, 當你關掉一種 sense, 其它 senses 就會變得更敏感。所以我們, 過得特別開心。

當然在資本主義的社會, 旅遊/假期不過是另一種人民的鴉片, 轉眼, 凝結了的狀態又要變回日常的生活。儘管如此, 想來這些珍貴的時刻還是要銘記於心的。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一月 11, 2009.

一個回應 to “凝結”

  1. 去過一次檳城,晚上喜歡吃阿差大排檔飲拉茶食curry咬薄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