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想


(1972年安東尼奧尼把的《Chung Kuo》, 當時被中國政府怒批。)

是打算在假期中好好醜醜也要完整看完一本書, 只是沒想到是這本。

相比起《八十年代訪談錄》, 這本《七十年代》沒有一個訪談者, 各人各自發揮。少了點結構, 多了點雜碎, 也多了點驚喜。無可避免的是, 寫這種回憶的人, 要不是搞文藝的、就是搞社科的, 而且大多是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精英, 在看之前有這樣的心理準備, 就會少了點妄想。讀著那些文化遺民的後代、北京胡同裏長大的精英寫的文章, 真的相信自己是蠻夷了。

五十年代出生的, 七十年代就大概十多二十歲, 在那壓人的政治環境下, 或多或少給烙下些痕跡。總括而言, 不論是在城裏、是知青下鄉還是農村長大的孩子, 在惡劣的環境下所經歷的磨練倒不是今天所能想像的, 起碼我不能。那種絕望中找尋突破口的衝動, 那種對理想主義的嚮往, 就如北島的一句「我-不-相-信」。

在書中, 挺多文章也很喜歡, 比如陳丹青的, 阿城的, 趙越勝的, 閰連科的, 總之不要墮入’回憶總是美好’或’傷春悲秋’, 就有意思。也是這種書嘛, 讓我能遙想那不屬於自己的時空。

特別喜歡這首依群的詩, 《你好, 哀愁》:

窗戶睜大金色的瞳仁

你好, 哀愁

又在那裏把我守候

你好, 哀愁

就這樣, 平淡而長久

你好, 哀愁

可是你多像她

當我閉上眼睛的時候

你好, 哀愁。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一月 13,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