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照興: 尋找香港 從葉問開始

《葉問》作為一部CEPA電影, 其政治正確的主題讓人倒胃口。如果電影有甚麼意義, 也許李照興的這個嘗試是一個。

——————

潮爆中國﹕尋找香港 從葉問開始 2009年1月18日

【明 報專訊】一直想尋找葉問的香港時期和佛山傳說,是延續對歷史/虛構的書寫興趣,對發掘另一種歷史的好奇心,譬如說,很多我們共識的想像,都跟歷史不符。所 謂英雄宗師偉人總統,後來被認定是偉大,其動機卻往往志不在此。選擇性的歷史,神話的建立,建構了一定的敘事及其「教訓」。哥倫布不是個偉大志堅的大航海 家,林肯解放黑奴是利益計算。黃飛鴻未必是人人皆曉的民族大英雄。宗師大俠,有時都不過是為餐飯,為了現實。之前常討論的例子,是黃飛鴻,如今,是葉問, 二人都出於佛山。而我正好有些朋友來自佛山,之前又去做過探訪佛山所謂功夫之鄉的故事,於是就向佛山人提到黃飛鴻與葉問的事。

才發現,對於70後出生的佛山朋友而言,這兩個人都不是一個地道的民間傳說,黃飛鴻是從港片文化而來,至於葉問,很多人則現在才聽聞。

問 到成長之時,是否仍有武館林立的傳統,答道﹕武館傳統早已沒,坊間小道,聽到某某街市有個身手不錯的人,還是會有,佛山只是個小城,聽街頭傳聞成了日常生 活習慣(這些小傳說還造就了一些傳奇人物與花名,例如贊先生與找錢華)。只是,佛山作為武術鄉的印象,在坊間則完全不是那回事。當每個想發展的城市都熱心 要建立一張名片時,佛山這小城,打覑的是武術、粵曲、陶瓷與嶺南文化之鄉的宣傳牌。黃飛鴻紀念館有了,可能葉問紀念館也要來。作為旅遊與 商業區開發,地產項目嶺南天地把祖廟東華里一帶舊建築如上海新天地般改建。佛山這禪城舊址,還是有它的青磚建築與花崗石步道,確切反映了嶺南建築的特色。 我想到更多是關於香港早年跟省城與佛山(廣義嶺南文化)的關係。要尋找香港根源,起碼有兩條,一條是上海南來的商家資本與中產生活方式,另一條,則是廣州 佛山來的廣式地道嶺南文化與實幹can-do精神。

建築與原本的街頭文化上,佛山確是一種嶺南文化的視覺體現。大騎樓、鍋耳式山牆、瓦脊、 雕花屋檐、蜿蜒街巷、趟攏門等等,都是最普遍意義上的嶺南建築風貌。在省城廣州處處見,後來,也南來到香港。佛山東華里歷史上是四個大戶的家族群房子所 在,加上佛山的交通發達商業傳統,曾造就一個繁華的小城。由是,東華里的建築,是富人的建築,在後來資本的遷移過程中,風格帶到香港。因為區內基礎設施 好,街頭的生態極多元。以往,通過趟門,家家戶戶跟街外的關係較密切,我就看過歷史照片中,家戶拜神祭祖,街頭燒香的生活細節,根本就是後來香港成長經驗 如出一轍的一部分。

葉問五十多歲才到香港,歷史上說他在港時從不提過往,知道他佛山時期的生活的外人甚少。而他授教徒弟的地方其實無定所, 但反映了那個年代(50至60年代)香港的民生狀態。因很多人都是走難而來,宗親會與結社的風氣盛行。於是,就出了更多的什麼同鄉會宗親會工人聯合會。如 果用今天的話來說(其實也是舊日的名詞),葉問在香港的,是山寨武館。的確,香港曾經山寨。

The hands that built Hong Kong

一 次我問到王家衛,他版本的葉問,究竟講什麼。「虎落平陽」,總結起來大概是這意思。就是說,無論你以前打得曉飛都好,去到一個陌生城市,無人無物重新開 始,什麼也要做。跟葉問習武的人,有職工會的,純練身的,也有後來去當龍虎武師的(粵語片年代至功夫片旺季)。甚至,你可以想像,在職工會的會址日間授徒 晚間「行」張脇出來睡覺的葉問。

武術世界只是一個縮影——當然,這縮影具足夠的電影感。這是前香港時期(如果我們說香港精神與身分始於60 年代)極為普遍的現象,就是因各種原因,有這麼一大批南下的人,他們有的身懷絕藝,有些可能只得鋪牛力,但社會形勢促成這些人的勞動力,處事彈性,耐力, 吸收各種經驗的優點,得以匯聚發功。可能是三角碼頭苦力,是地盤工人,是各行業工會職工——當中碰巧有個在大南街港九飯店職工總會教授詠春。上海富戶企業 家或洋公司帶來資本,結合嶺南的勞動力與實幹意識,造就了當初的香港——他們是the hands that built Hong Kong——而且他們並不陌生,他們許多人,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父母親。資本與勞動力,相輔相成,大有大做,小有小作,開大洋行,或小山寨廠。香港是由很 多個葉問建造出來的。用的,不一定是武功,但馬死落地行,轉膊求存的意志如一。

這種靈巧轉膊借力打力,據說很是嶺南武術色彩。甚至說,詠春 是一種極為嶺南才有的功夫(但實為源於少林的改良派,嚴詠春本來也為福建人,只是後來嫁到佛山,再經梁贊等一代又一代改進,可說才算完成詠春的本土化)。 我試玩黐手、散式和二字拑羊馬,是因為七十年代看黃玉郎的《小流氓》及後來的《龍虎門》。它適合個子較小,身手靈活的人(所以適合葉問、甄子丹、李小 龍),然後又有人用科學的力學理論來印證。它不是洪拳般硬橋硬馬,的確是一種頗具南方地方特色的武學。甚至乎,詠春普及時,也算是較先用科學語言,兼帶出 中國道家傳統智慧的「新武術」。在詠春與道家觀念的討論中,我們其實早就看到了李小龍改之成為截拳道的概念基礎——即是說,率先把武術定位為哲學,而非技 術那麼簡單。

從嚴詠春梁贊葉問到李小龍,看到的是有系統的發展普及。由被認為是「二世祖功夫」只宜小班及個別授教的小功夫發展為普及教拳, 它顯然不是單單一門從流行影視文本帶出的文化,而我們往往只看到最後的結果。香港的成功,成為後來被光榮化的神話,被過譽的黃金八十年代。少人談默默無 聞,實幹不作聲的那個年代。佛山也很快迎合到這種主題式的城市打造——也不光是佛山——翻天覆地的變化,每個小節特色都有可能被發大成為名片。而最缺的是 實實在在按部做事的風氣。

文 李照興

編輯 陳嘉文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一月 18,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