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

嫲嫲二十歲左右就在盲婚啞嫁的情況下嫁了大她十多年的阿爺, 咁就大半世。

阿爺粗人一個, 大男人, 不善溝通, 近年經常撞聾, 但雙目有神還能閱報看電視。阿嫲盲字唔識隻, 二千幾度近視差不多等於盲, 近年跌過後行動變得沒有那麼靈活, 但仍然能通靈兼知道雞蛋能傳禽流感。他們加起來, 超過一百七十歲。

我肯定他們的結合, 沒有愛情, 甚至沒有感情。有的也許是倫常, 是責任, 是原始的慾望, 是約定俗成。他們沒看過偉大的愛情電影, 沒看過《愛的藝術》, 更不會知道誰是張小嫻或林燕妮。生活, 每天都一樣, 吃喝拉睡。

臨近過年, 阿爺身體差了點, 雙腳無力, 行動自然不便。阿嫲一方面嫌阿爺煩, 幾十年的恩怨情仇, 導致很多奇奇怪怪的行為, 比如連煮煲粥都唔願, 更遑論噓寒問暖式的照料; 另一方面, 其實很怕阿爺身體撐不住, 自己精神也很受困擾。

我們問他倆老, 他們總不會依心直說。要不要暖爐? 一定說不要; 要不要多點零吃? 一定說不吃但買了就兩天不見了三條卷蛋。父母們很抓狂, 覺得不知怎樣才能盡心盡力之餘還能讓兩老過得開心。我跟老媽說, 只能接受他們是那個樣子, 就是完全不可理喻的那個樣子, 盡人事安天命。

畢竟, 讓中國人能說真心話, 那可是中國百年現代以來縷敗縷試的命題。

——————

因利成便, 於是便先睹為快。

書中最有意思的就是把年青毛澤東和張國榮拉在一起講。是的, 我想要億萬個人都迷戀的一個領袖, 一定要俊朗, 而且要雌雄同體。

宏大的敍述, 表面看來完好無缺, 但放在放大鏡下又是另一個模樣。在中性的革命樣板戲我們到處看到了性的象徵, 在革命英烈的故事中看到了受虐的快感, 在偉大領袖的讚頌中看到了創世紀式的暗喻。就是在這種離軌的閱讀當中, 人們找出了更多的意義。

總是不能理解, 經歷過火紅歲月到現代的中國人如何確立自己的價值系統。 他們身處的社會從鐘的一極擺到另一極, 好像除了權力/策略以外沒有甚麼可信仰的東西。

牛年, 希望我們能牛精一點, 好歹把那空間衝開一點。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一月 28,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