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

都是那種經典的香港故事。

老人家生於國難當前的世代, 從鄉到廣州到香港, 是走難也好, 是尋找生活也好, 落戶在馬鞍山烏溪沙。馬鞍山, 那時可不是新市鎮也沒有馬鐵, 要出門要坐船往馬料水呢。聽所那是貧窮的村落, 六十年代還不是見到大陸漂來的浮屍。

正所謂「銜泥兩椽間 一巢生四兒」, 想來老人家也即使「嘴爪雖欲敝 心力不知疲」, 也只能辛勤三十年了。男人, 總是不爭氣, 中國婦女的堅忍又再一次被證明上了。捱到今天, 雖不至開枝散葉, 但也是兒孫長大了, 各有各生活, 老人家仙游也應該滿放心的囉。

朋友問我有沒有在靈堂上不屑牧師講的道。沒有, 這一次沒有, 我還唱聖詩呢。如果每個牧師也像《聖訴》的Philip Hoffman, 我早當了基督徒了。宗教的終極盼望, 是能治療塵世間的傷痛, 也慰藉了我們不安的心靈。令人不屑的, 只是那些利用宗教來達到自己目的的世人所為。正如老人家當年不屑教會內的人事而’疏遠’了上帝。

牧師分享傳道書第3章, 不算太精彩, 也不算太俗套, 不過不失。其實經文已經說了要說的, 人們為需要加甚麼註腳呢? “生有時, 死有時, 栽種有時, 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如是因, 如是果, 予自然欲無言。

不到十歲的孫仔看來很累, 儀式過後伏在老爸的膊上扭眼訓。有一天他開始懷念祖母時, 那他可就長大了。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三月 1, 2009.

一個回應 to “有時”

  1. 個人認為很多義理是一致的:不生不滅vs永生;原罪vs因果;對死亡/出生的演繹(不要害怕);萬物唯一vs基督宗教的聖餐(出自一個餅)
    我自小受洗,直至現在先覺得領聖餐是一件挺浪漫的事,覺得自己很小(因為出自一個餅),吃進身體後,提醒自己屬於一個餅,衝呀……
    印象中,小時候見到一位神父,祝聖餅的時候他個樣是變了的,平時不會,不能單用虔敬二字形容,這麼多年先知他點降會樣都變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