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廣東

那個邊界, 真的越來越模糊。

週中到廣州開會見人, 七點中出發, 十點十五分已坐在廣州大道中的酒店裏面, 這就不多說了。下午發現提款咭在深圳取錢時忘了拿, 心急如焚, 立飛去銀行但也已三時多。銀行的reception一樣的愛理不理, 又不願意幫我查資料, 我沒有帶戶口本, 忘了自己開戶時是用哪個證件, 連單位地址都不再存在。資料不存, 又不是去原本開戶的銀行辦理, 在內地去過銀行或搞水電電話上網的朋友們, 你應該知道那可以消磨你多少個下午。

硬著頭皮填表, 覆印回鄉咭, 排隊呆等。心裏盤算著不同可能性, 打定輸數最壞打算是銀行賬戶裏的幾千蚊給人全拿了, 要不然就說我資料不全要我下一次到廣州再辦, 最好也不過是幫我凍結了戶口, 我回到香港再去建行試試能不能辦理內地戶口業務。等了四十分鐘 (差不多啦, 不太差), 到我了, 隔著那碩大玻璃窗後的是位年青的女職員, 沒有太多笑容, 但眼神不算冷漠。她問了問情況, 居然靈活變通的幫我報失了咭, 還即場給我補發一張新的咭; 閒聊時她更告訴我不用怕人龍長, 共要是五時前進行的他們一定處理好才下班。我走時笑到見牙不見眼, 為了那戶口裏的幾千塊, 也為了那相當不錯的服務。倒真希望這現狀不是突例。

—————————-

昨天十二點十五分在紅磡入閘, 一時十五分已到了深圳市中心的一家酒店, 跟內地環保團體作交流。下午五時多, 又回到灣仔的狗窩。這是甚麼樣的概念? 據說有同事從將軍澳到西環辦公室上班, 也要一個多小時。從香港的東往西走, 要比從香港到從南到北邊的深圳所需時間長。

聽著官員們議論粵港怎麼融合, 港深大都會是否要建設, 有時候覺得像痴人說夢。是大班們坐在中環太久而己吧。

有廣州的環保朋友擔心綠豆不再在廣州有辦公室, 是否我們放棄了南方的工作。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 但我肯定沒有; 觀乎這幾天的廣東行, 倒對從香港覆蓋這邊的工作有點信心。

在看閒書時, 發現陶知行先生曾用《義用軍進行曲》的曲調填了《民主進行曲》的詞。如果這是國歌, 我很樂意在每次新聞報導前聽到它:

起來, 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拿我們的生命, 爭取我們新的自由。民主團結, 到了最緊要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大的吼聲: 起來! 起來! 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 要做中國的主人, 前進! 要做中國的主人, 前進! 前進! 前進! 進!

搞革命吧, 廣東。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四月 5, 2009.

2 回應 to “說廣東”

  1. 其實深圳在我來說,只是遠一點的新界,特別落馬洲通車後,接住深圳metro,真是很便捷;我覺得有種暗示,近期港鐵賣廣告都說直達的便利,我不太覺得有明顯邊界分野

  2. Woot, I will ceanirtly put this to good us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