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

從曼谷回來, 良好公民的我自動自覺申報了疑似豬流感。

實蕉大大聲的在對講機中講, 要帶個客(即本人)去酒店A(即其中一個檢疫站)。過程順利, 醫生問咗幾句, 只是說你咳咗咁耐, 我都建議你睇醫生啦。為了經續實踐良好公民的使命, 我把口罩帶上了。

耳背被口罩拉著, 痕痕的; 鼻孔被迫吸著口罩的味道, 叫人想起, 六年前的感覺。六年, 廿四季, 七十二個月。

陌生的重臨不叫人可怕, 反而, 叫我知道原來遺忘是那麼容易那麼徹底。所以說, 不想記起; 雖然又說, 未敢忘記。

反正:

一个兄弟来看我,带着银子和故事
他微笑着对我说,人民不需要自由
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
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

有人沉默着观望,有人怀疑这生活
听见他们在歌唱,人民不需要自由
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
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

兄弟喝多了在哭,爱人迷失了太久
这是我总会想起,人民不需要自由
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
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

父亲留下了一切,除了杯子和袋子
他一直想告诉我,人民不需要自由
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
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

~《人民不需要自由》, 李志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四月 30,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