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今

痛恨視覺的霸權。在爵士樂的演奏會上, 人們還是不停的拍拍拍。為甚麼要看見才算聽到了? 我決定高舉中指, 反擊照相。

—————–

不明白自己為啥那麼喜歡玩新接龍。談電話時玩, 看電視時玩, 陷入思念時也玩。

—————–

梁文道的《我執》很適合獨個兒時看, 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幻想著作者的心情起伏, 配上自己的詮釋, 不失為一個週末中很好的慰藉。

—————–

心疼。聽說觀心—觀察心房中情緒的變化—會由於對感觸的抽離而撫平這些波浪, 可以把它們一一和諧掉。

是有用的, 我用實踐來檢驗了真理。可惜力不從心, 很快思緒又拉不回來、漂向了無邊的遠方。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五月 24,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