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維園

集會以外的維園, 我超陌生。

1997年, 那年要回歸, 國殤之柱才剛從港大移到維園。我跟幾個同學會考後無所事事, 拉隊去參與集會, 美其名是關心社會, 實情是想出街玩兼有得同喜歡女孩一起去。99年我參與了遊行, 站在隊尾, 幻想著遊歐之旅的綺麗風光。及後的大遊行, 我總多多少少流了點汗水, 留下些腳毛及噴了很多口水, 畢竟一年一兩度的集會是良朋共聚的好藉口。

07年6月我碰上了今天的未婚妻, 但當時她只能是我的網友; 一個月後我和朋友幫民陣籌款, 遊行隊午離去後, 我感到自己走到盡頭。去年我在維園點了兩枝爉燭, 因為你不在香港。今年我倆都不能出席遊行集會, 不可能等於遺忘.。

我想說的是, 我有點怕那舖天蓋地式的宣傳。不是說我讀到《信報》談王丹跟吾爾開希的一段友誼是眼角沒有淚水, 更不是說想起廿年前的事時心裏沒有感覺。只是, 這些所有的義正辭嚴背後, 其實有很多的自私計較與私家回憶。這其實很好, 比總是祭英烈好, 比總是說不想記起未敢忘記好。

我們知道, 越是走到公眾的層面, 我們越是要說假話、門面話、line-to-take。所以張文光不能不「母忘六四」,正如譚燿忠也只能所我們沒有回應。如果《頤和園》有哪一方面像《藍宇》般好的, 就是在六四的夜晚我就談兒女私情。

所以, 我今天沒有公只有私。公然的缺席, 私下的紀念。

廣告

~ 由 sunfai 於 五月 30,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