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

昨晚我入住了深圳羅湖區的一家旅館。

要入睡了, 但床頭燈卻關不掉, 我去找服務員幫手。熱心的服務員在陪我回房的路上問, 要小姐嗎? 我禮貌的答, 很累了, 不用。我想他要跑數吧, 竟然還說, 可以叫個正經的只按摩喎。

今天看新聞, 知道深圳市市長許宗衡被「雙規」, 覺得和我昨晚的經很相似, 都很’深圳’。

作為開放改革前沿的深圳, 有很多地方都很’香港’。節奏明快, 是個移民城市, 連賺錢的方法也差不多。我入住的那家馬欖酒店, 就在深圳火車站旁, 龍蛇混雜, 街上小混混在扯皮條, 老鳷在拉客, 其實很有能量。酒店內有非洲人有印巴人, 感覺像九十年代的重慶森林。聽說深圳人靈活, 沒有包袱, 願意打拼, 中產階級悄然形成。有點似曾相識, 對不?

從東莞開車往深圳, 被這城市的建設嚇親。如果你打開過深圳地圖, 就會發現它的形狀是’長條型’的, 南往北很短, 但西往東很長。昨晚我們走廣深高速, 以時速一百二十公里從深圳西北角劏進福田區, 路上既有誇境貨車、也有很多小汽車。進入福田, 濱河大道已有十二條行車線, 但仍然塞得緊要。從時速一百二十公里減到二十, 不過一個轉角。這城市, 很迷幻, 很緊湊, 因此我也幻想它有無限可能。

我有個感覺, 深圳把香港很多好的東西學過去了, 卻也把壞的東西學過去了。我期待, 除了指壓推拿按摩扯皮條外, 它的大芬村能畫出個未來, 它的歡樂谷能多幾支「深南大道」的樂隊, 它的書城、音樂廳能真的豐富深港居民的心靈。

以深圳爆房酒店來終結一週廣東行, 不失為一個饒有趣味的註腳。在羅湖過境大樓的停車場內, 我望著深圳河對岸的香港山墳, 暗忖那前路會走成怎樣。

廣告

~ 由 sunfai 於 六月 6, 2009.

一個回應 to “深圳”

  1. 好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