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

•八月 29, 2009 • 2 則迴響

走喇終於走喇.

閱讀

•七月 27, 2009 • 6 則迴響

這一兩週, 我總在我們的書架間來回, 尋找著書目的異同, 以及閱讀那可能的意味。

那可是很有趣的過程。

只要回看自己的書架, 就知道那是怎麼樣的一回事。中國、香港, 性別議題, 佛學, 電影, 亂七八糟中其實都有其原委有其道理。或許是某幾課書要看的東西, 或許是哪一件事件挑動了神經, 或許是那幾個月的心靈慰藉, 或許是窮極一生的追尋。

然後在廳間和房裏的書架中, 玩那找不同的遊戲。要尋找存在的意義嗎? 在發瘋的學著外語? 在參透那新自由義義的聖經? 文化研究讀得不少吧? 噢, 那些可是一起買的呢。遙想那不可見的時空, 拼貼出自己的故事。

再然後, 想想自己的書有多少本只翻了兩翻有多少本連動都未動, 便不禁啞然失笑。有多少書是因為喜歡所以買來看? 有多少書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買來硬哽? 有多少書是為了滿足別人眼中的想像買來放在架上, 卻碰也沒有碰過? 我甚至覺得, 在書架中可看到的不是真正的我, 而只是我想扮成的我。

由甚麼時間開始, 我總是看過了期的《明報》’星期日生活’, 而你又總是看脫了期的《經濟學人》? 書架上不會再有重覆的書, 因為都知道大家買了甚麼, 就不要浪費金錢。

CD如是, 電影如是, 毛巾如是, 公仔麵如是。

一路走來一路讀、一路寫, 斷斷續續五六年。既然要成家立室, 那 Dislocation 也說不過去了。這裏看來走到尾了。

新居嘛

•七月 1, 2009 • 4 則迴響

站在浴缸上, 我往左伸手想扶一扶, 卻摸了個空, 我猛然了解到, 我要重新適應這個空間。

新居已初具規模, 我甚至可以想像有哪些位置塵埃將會慢慢的堆積起來, 直到永遠。我也知道, 不消幾個星期, 我就會完全的習慣了這裏的生活, 就像我上一次搬屋那樣。然而, 我還是要寫。

– 早上的太陽很舒服

– 在廳間我看到對面的屋邨, 以及那片珍貴的天空

– 早上的電梯裏滿是白領, 都不說話, 很怪

– 大堂冷氣太凍, 清潔劑的味道很難聞

– 又昃電梯…… 會聽到法文日文, 也很怪

還有, 好久沒有回去海灣的另一邊, 本來以為自己要一路向北, 到頭來一頭插進到最南。

做乜打人?

•六月 27, 2009 • 2 則迴響

我隱約覺得, 政府今年賴鑊。

總有人問, 你駛唔駛呀? 坐低傾唔好咩? 點解要搞到咁大陣仗云云。我唔知其他人點諗, 但我自己就真係無得忍。我做咗五年喇, 就嚟三年再三年。 淨係叫個政府 update 吓個落後咗廿年的空氣標準, 都做足五年佢都未行, 依依哦哦, 船尾驚鬼船頭驚賊。氣候變化, 機構係香港做咗六七年, 我頂你中電都 commit 咗要加大可再生能源個 profile 三四年啦, 政府搞咁耐都淨係識綠色香港我鍾意。

呢個 moment, 點樣可以唔爆?

03年, 你有無上街? 為咩? 我有, 我當年好嬲, 嬲咗六七年, 好想燒佢數簿。跟住我去做綠豆, 我做呀做呀做, 希望化悲憤為力量。 到今年, 我又覺得好嬲喇。過去果五六年, 究竟又多少人在0371後埋頭苦幹, 希望在公共行動以外也在自己的崗位上帶來改變, 但最後都係好似乜都好難郁咁?政府無變過, 除咗用更令人髮指的公關技倆以外。

我懷疑我的沮喪, 在其它組織其它行業也一樣有。

所以, 我唔同你講道理喇。 學《機動部隊-警例》入面阿森哥話齋, 我就唔信你次次都走得切, 我一定追硬你, 追瘦你, 打到你殘打到你謝。

準備孭鑊啦!!

通緝

•六月 26, 2009 • 1 則迴響

終於一嘗衙門及官府的滋味, 也為此在這裏幫工作賣賣廣告。請廣傳之。

搬家

•六月 21, 2009 • 2 則迴響

要搬家, 就是要打包, 就是要丟掉過去, 然後去一個新的chapter。上次不也一樣?

藝舍洗衣, 謝謝你們一家大小一年到晚敬業樂業的努力工作, 確保我總有乾淨的衣服穿。每次穿上還是有點微溫的內褲時, 我就想起了你們。雖然如此, 我還是想問, 我那兩條紅間和綠間的手帕你們丟哪了? 那可是我的未婚妻買的呢……

報攤的夫婦, 你們可辛苦了, 日灑雨淋, 還有天樂里上的廢氣, 真不容易。老板, 你為甚麼還是長得有點像陳冠中? 老板娘, 你還會記得我這個不拿膠袋的街坊? 旁邊的七仔很壞, 希望你們的生意不會太難做。我戒煙了, 所以不會再跟你買煙了老板, 但我還記得加煙草稅讓你很火光。

衣總會的知客,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想你也不會知道我吧。但幾乎每晚我從南區搭巴士出來, 一下車第一眼就是見到你。你總是蹺著腳, 口裏多是叼著根煙, 有時聽到你的聲線總是那麼沙啞。你會懷疑我是誰嗎? 為甚麼總是在十點多十一點就下車? 你會以為我是剛下班嗎? 還是一看就知道我是去了女友的家回來?

上一次搬家後, 我就沒有再回到那個小區, 因為我搬離了那城市了。這一次, 應該不會那麼差。但口先說在前頭, 我在不夠七天的時間裏就會割斷跟這社區的關係。

寬恕

•六月 15, 2009 • 4 則迴響

在廣東的路上, 其中有位同伴是位基督徒, 路上他跟我們講耶穌。

他很用心, 盡量的找機會跟我們分享基督的福音。我在開車所以不能太留心, 但這不等於我不認真。

他跟我們分享很多道理, 包括所有人在神前面是平等的, 神自有衪的安排, 神愛所有的人, 我們要愛我們的仇敵等等。我突然發覺, 多東西小時候在基督教小學就已學過, 透過早禱、透過聖詩、透過背誦金句深印腦中, 成為了我的一部份。對於這, 我很感恩。

我沒有跟這位同伴分享, 我跟耶穌曾經有多近及後來有多遠。我曾經被那感人的講道打動過, 並打算多點認識耶穌。但有一次一位積極傳教的老師, 騙說我有一個關於中國文化的講座, 到埗才知道是一個宣教會。此後, 我對這種宗教組織的活動很有戒心。我知道不應因人的罪惡就把神推得遠遠, 但我受騙了, 而且她們以基督之名。

那日聽著同伴的道理, 我很開心這些道理其實跟其它大智慧無甚兩樣。在這意意義下, 基督與佛陀又有甚麼差別?

基督講寬恕, 講愛, 講人要認清自己的渺小。我希望這些價值, 能種滿我們的心田, 包括正生書院的師生、梅窩的居民和所有人。說出來好像很老土, 但我們真的需要學懂謙卑, 以及愛所有的人。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 拯救我們脫離兇惡。